Tuesday, January 17, 2012

Attending Fudan

复旦复旦我来了!高兴。来人文与智慧班是为了好玩,好学,思想是一场智慧的博弈,知道得越多认识得越少,感悟得多,迷茫得更过瘾。上课不时都是在恐惧与惊叹中度过,偶尔半醉中度过,少数与周公度过,不是不累而是小时养成上课不允许睡觉的纪律,儿时藤鞭吃多了。
对无神论者哲学的衰败,陷人的生命于无价值,文明的即将歼灭,使人颓废,恐惧,感叹现今人的生活欲望谨谨是生存与今天。惊叹的认识到哲学的使命, 一场虚惊,人还能救。哲学无价的价值,男人味的素材,泡妞的绝学。哲学能重及能轻,人生及能谨慎也可拂笑值之。妙哉!
对老子与庄子羡慕已久,却被两场笼罩成都与上海的浓雾使我错过了去年底的良机。听中国讲师说老子真是今生的一大愿望,读老外阐述道德经甚多,总是不到味,语言局限了思想与概念。终于在六月补了老子一课,庄子遥遥无期,恨。学老子,学无有,谨背了第一张就有大成如能‘得其神,忘其形’且得,名可名,非常名。纳闷何以老子之学只能在危机时代暂且让无名狂欢,兴盛时代毫无作为,反是儒学更新被推崇为解救中国文化更有可能性?毛骨悚然,无名的狂欢后是恐怖,你我何曾不曾无名的狂欢过,难到那生命的自由就是那么可怕,或是对无的无法琢磨的无助,不常漂浮在无限的虚无,那是你我对有的熟悉性,无的认知与体验不足。真佩服那僧人能凭衣钵走天下,对明天毫无忧虑。无有的解构构成,不是创造的思想奠基吗?已发展城市不是最需要创新阶级吗?
老子,冷酷的认识到生命的微小和毫无意义。权势确定对与错,意义在于人的创造,人的经验经历,尼采的存在主义奠定了生命的使命。背包走天下是人生的一大乐趣与意义。

[caption id="attachment_1441" align="alignnone" width="604" caption="Classmate and Teacher"]Classmate and Teacher[/caption]